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rui12002的博客

 
 
 

日志

 
 

(5)---------恰同学少年(涉世初探)  

2010-11-18 22:22: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回来,我急匆匆赶到学校一看,傻眼了!同学们象无头的苍蝇似的在贴满大字报的校园里盲目乱蹿,我碰见了同班的一位同学,她惊奇地看着 从我左臂上带着的“大中学校红卫兵”袖标说:“快拿下来吧,这是保皇派的组织,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听毛主席的话,快造反吧!学校打乱了年级班级界线,各自组织自己的造反派红卫兵呢!”

     晚饭后,对门的邻居会昌哥来到我家严肃地对我说;“为了保卫毛主席,为了国家不变色,不变修,你必须退出官办的‘大中学校红卫兵’,咱们都是红五类,革命军人的后代,我们组织了‘八一’红卫兵你参加吧!”

       我参加了‘八一红卫兵’,穿着父亲的旧军装,很神气地跟着队伍在大街上游行。我发现这里面军人的孩子多,他们之间都很熟,我从日照来的时间短,象个局外人似的,说白了是偎不上群去,渐渐的我也就不去了。

     自从我家从日照般到徐州后,离农村的老家近了。那时城乡差别很大,壮劳力干一天的工分也就一毛多钱,农村的亲戚们视我家为大富翁,农村来的亲戚不断,有借钱的,有看病的。家属院门前站岗的哨兵都知道:凡是拉着辆平板车,上面躺个病人,穿一身粗布衣服的农村来客,准是我家的客人!  父亲远在外地,只有母亲带着我们生活,父亲每月寄来100元按说不算少,但是老家来人太多、太勤,有借钱的、有看病的。母亲爱面子,无论谁来都是好招待,结果是客人一走我们就上顿下顿吃咸菜,借的左邻右舍都是债。母亲只好到军里办的家属缝纫社去上班每月能挣20多块钱补贴家用。       

          正好现在不上学,我闲在家里掌管了经济大权,下决心扭转状况。我学会了做饭,专门下午到菜市去买人家淘汰的便宜菜,亲戚客人来了,一律饺子招待!提起饺子得细说说:我到菜市买来一毛钱一大堆便宜菜,再买人家卖剩下的碎肉,好肉七毛一斤而碎肉三毛多一斤,五毛能买一大堆!反正做成肉馅看不出来,味道好就行!还别说,客人吃了还都说好,夸我实在,舍得多放肉!无论什么亲戚来都是顿顿饺子天天饺子!没过多久我家还清了外债。秋天,姥姥来了,进门就说:“你家的饺子在全村出名了!我也来尝尝!”

    文革时期的徐州,派性斗争激烈,武斗升级,大街上常有人聚在一堆因观点不同辨论争吵打起来。那是一个狂热的混乱年代。母亲知道我心直口快爱管闲事,再三叮嘱我出门少说话。

    这天,我去买菜,刚出大门远远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军人。走近一看,他们正在质问他为什么部队支左不支持造反派?造反派算不算左派?非要他当场表态支持他们。由错词严厉到推推搡搡,眼看就要打起来了,那一个军人眼看要吃大亏!我赶紧跑回大院告诉了岗哨,警卫排长带了几个战士冲进人群把那军人拉了出来跑进了大院,人群里有人发现是我通知的,大声喊着:“别跑!我认识你,‘赖八’!(指‘八一红卫兵’)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幸亏我跑的快进了大院。

      我不敢出大门了。母亲说我从小就爱惹事,在日照就逃学,上树,扒光公家的榆树皮,不像个女孩样子。现在徐州社会上这样乱,街上两派武斗的事情时有发生。母亲怕我出事,强行把我送回农村老家呆了两个月才回来。

        1968年夏天到了,这天军需处的助理员王叔送来几张票,说淮海堂有节目白天也能看,我立马带上弟妹向淮海堂走去。到跟前一看,只见礼堂大门前的横幅上写着一行醒目的大字:“中国人民解放军8115部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告别演出”  我眼前一亮!心中呯呯直跳,这不是父亲所在的部队的番号吗?我让弟妹先进去看节目,我直接走进后台。刚一进门,就有一位化了妆的军人过来问我有什么事?我说:“你们是8115部队的吗?你们的通信地址是兰州市第十九邮政支局跃进村吗?”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爸爸也在你们那里,叫徐永诠。” 他一听,忙拉着我的手把我领进后台里面一个房间,对正在准备上台演出的几位军人说:“你们看!这小姑娘长的像谁?” 那里面有两个干部模样的人,眼光转向我,那人说:“这是咱工区后勤徐部长的女儿!” 那两人眼睛一亮说:“长的真像,长的真像!” 他们向我询问了我家的详细住址。

      他们演出结束后到我家看望我母亲,临走时问: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吗?母亲说家里挺好,没什么事要办。我赶紧上前说:“叔叔,我要跟你们当兵去!这几年我闲在家里没学上,68军的孩子陆陆续续都当兵走了,我爸爸不是68军的人了,当兵没我的份,所以我要跟你们走,到边疆去我不怕!” 说着我就哭了。他们当中有一位是干部科的胡干事,他拍着我的肩膀按慰我说:“别着急,咱工区像你这样情况的有十几个呢,部队领导很重视,你就安心在家等消息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32)|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