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rui12002的博客

 
 
 

日志

 
 

(3)-------在日照的岁月  

2010-10-17 21:2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9年暑假开学,新的学年开始了,我要到日照“城关完小”三年级三班上学了。这天,营房里的起床号还没吹响,母亲就喊我起床匆忙吃过早饭,背起书包去上学。书包沉甸甸的,里面除了书本学习用品外还有带的午饭:一个馒头、一块咸鱼和一个茶缸。

       我出了营房往东走,走过田间小路,又经过几个村庄大约走了5里路就来到了日照县城,再穿过熙熙攘攘的“东关大集”就到了“城关完小”。当时的日照县城土苍苍的很小,一条东西大街上铺着黄沙,两边的门面都是平房,城内居民的住房是瓦房少茅草房多,没有街道名称分别叫做:一村、二村、三村------直到七村为止。居住在县城里的住户大多数是农民,只有少数县政府的工作人员、百货商店的营业员、和学校的教职员工属于城镇户口,全县几乎没有什么工厂企业,整个县城没有一座楼房,就像是几个村组合起来的大村庄。每当双日是全县最大的集市日,人们称为“东关大集”。每逢集日,县城四周几十里内的人们都挎着篮子或推着独轮车,车轮发出吱吱的响声,进城买卖交流热闹非凡。

       到了学校,我拿着王品良叔叔的字条到教导处报道。班主任庄老师是个年轻小伙,他带我走进教室时早自习刚好下课,同学们把我围起来,新奇地观察打量着我。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浓浓的日照方言口音我第一次听到:“啊哈勒!怎(咱)班来了个营房拉(里)的小嫚!”“啧啧,窜(穿)的衣桑(裳)是缝银(纫)机砸的!”“啊哈勒!裤子是条营(绒)的,这号颜色怎奶儿谋有(咱这里没有)啊哈勒!蹿的韩是森塞(穿的还是新鞋)皮底的--------。”  我发现他们大多数都穿着退了色的不合身的旧衣服,不少同学的衣服上还打着补丁,站在同学们中间的我,感到有点孤独。

       上课了,这是来日照的第一堂课。老师首先介绍说:“咱班新来一位女同学叫徐瑞华,你站起来!” 我站了起来,全班同学都看着我,老师问我:“你曾哪奶儿(从哪里)钻(转)来?”我答:“从江苏省徐州市大黄山子弟小学转来。”

       上午的课程结束了。语文课不是从课本的第一课开始讲的,而是直接上第八课,好像他们前七课已经学过了似的,我心中很纳闷------。

       吃午饭了,家近的同学回家吃,县城以外路远的同学们自带干粮在教室里吃。我的同桌叫韩帮彩,她招呼我和同学们坐在一起。同学们各自打开自己的小布饭包:他们的午饭是青一色的地瓜干、煎饼,有的里面卷点咸菜,有的包着豆沫子(地瓜叶子加一点豆面煮的),他们津津有味地吃着、说笑着。当我拿出馒头刚要吃时,同学们顿时安静下来,惊奇地看着我手中的馒头。韩帮彩说:“你吃你的,没事。” 只听有个同学说:“俺娘来哟,那么大个的白馒头!还就着鱼,好馋银(人)呼的!”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他们之间又互相说笑起来了,没人搭理我了。

       下午第一节课是算术。老师在黑板上写上算术题后转过身来第一眼就盯上了我,说:“新来的徐瑞华同学上来做这道题,我要摸一下你的算术功底。”  当我走到黑板跟前看着题目,天哪,我压根没学过!老师看我站在那里不会做,又出了一道题,我还是不会,出了第三道,我更不会。这时,老师生气了,训斥道:“原来你这个吃国库粮的就是这号的,滚下去!”我含着眼泪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座位上的。下课了,同学们路过我的座位跟前时都用轻蔑的眼光斜撇我一眼,有的说:“俺娘来哟,怎么什么都不会哟。”  有的说:“俺娘来哟,可惜那个大白馒头了,还有块鱼!”还有的说:“俺娘来哟,可惜那一身新衣裳了!----------”我无地自容、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熬到放学!

                                           逃学

       第二天早上,当我背着鼓囊囊的书包来到学校门前时,昨天发生的情景在我脑海中浮现,我放慢脚步,在校门口徘徊着不敢进去。眼看着同学们陆续走进校园走进教室,快到上课时间了,我忽然看见耿国芳、耿国秀姐妹俩一路小跑着向学校跑来,见我还站在校门口着急地对我说:“还不快进去,要迟到了!” 我们仨人一块进了学校。耿国芳上四年级,妹妹耿国秀上二年级,我看着她俩各自进了教室,我也想快点进教室。这时,我又想起了昨天老师愤怒的呵斥,同学们的嘲笑、鄙视的目光--------,我不寒而栗。最终我没有勇气走进教室,上课铃已经响过,我悄悄溜出了学校----------。人生地不熟,到哪去呢?回家吧,想起母亲一大早为我操持上学的一切,送我出门时那慈祥信任的目光。“不行,我没脸回家!” 我漫无目的的走着,来到了东关大集上,被集市上热闹场景吸引住了。集市上卖什么的都有,尤其是海货市场更为丰富,使我大开眼界。更吸引我的是那些刚刚煮熟还冒着热气的海鲜小吃,有小海嘎、海砺子、小海螺、海螺丝,一分二分钱就能买一大把;那煮熟的海砺子用手掀开盖儿,仰头先喝光里面的水,再吃里面的肉,把海螺丝的后尖嘎崩一下咬掉,再在前面口上猛吸一口,“扑哧”一下,螺丝里面的肉就被吸到嘴里了,又筋道又鲜美,那海味的清香无法用语言描述。还有卖沙根子粉的(一种用海藻熬成的凉粉),只见凉粉摊子的主人从水中捞出一块柔软透明的凉粉,熟练地用刀在手上切成细条,放在碗里,再浇上各种调料,双手递给顾客,一碗海凉粉三分钱。吃凉粉的大多是赶集的农民,他们一边呼噜噜地半吃半喝着,一边说:“多来点‘季会’(“季会”在日照话中是醋的意思)。”  我站在旁边两眼直直的看着他们,他们吃的津津有味。他们吃完凉粉后端起碗仰起头把碗里最后一点汤水倒进嘴里,然后砸吧着嘴站起身来,离开座位的瞬间带过来的海凉粉的鲜香钻进我的鼻孔里,馋得我直咽口水。可惜我没有一分钱,只能站在那里闻味。摊主见我一直站在那里看人家吃凉粉,就问我:“你这个小嫚,背着个书包怎么不去上学?”我说:“不上。” 摊主说:“听口音你不是沂造银(日照人)是哪拉银(哪里人)?” 我说:“我家住在相家庄营房里。”  摊主听后惊讶地说:“俺娘来哟,还是个军官的小孩儿,来,我给你弄碗凉粉尝尝,好吃明日朝你家大人要钱再来买。” 当我端起那碗海凉粉靠近嘴边时,一股浓浓的海鲜味扑鼻而来,吃一口脆脆的、酸酸辣辣、鲜鲜美美、清清凉凉,这种美味不亲口尝是体会不到的-------。

       就这样,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放学时间到了,城关完小的学生们呼呼啦啦的走出校门。我见了耿国芳、耿国秀,在和她俩结伴回家的路上我神采飞扬、添油加醋地描绘了在集市上的见闻,重点介绍了海鲜零食的美味,听得她俩两眼发直,一个劲地咽口水。我们相约明天都向家长要点零钱,就说买本子和铅笔,一块到集市上吃海鲜!就这样我们仨人结成了好伙伴,每天背着书包在日照县城里四处游逛,吃遍了日照的各种海鲜小吃。下午放学时一块回家,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天下午刚到家,耿国芳慌慌张张跑到我家,悄悄的对我说:“不好了,老师要家访了,要查清楚营房里三个小孩儿为什么一个星期没去上学。” 我听了顿时吓懵了,两腿发软。到底耿国芳比我大两岁,她说:“我赶快回去叫上国秀,咱们三个快跑吧。” 我们三个人晚饭没吃就跑了出来,天快黑了,跑到城西岭时在旁边的地瓜地里扒拉几块地瓜,用手指甲把皮一点点扣掉,吃饱后继续往城里走。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那时的县城里没有路灯,只有长途汽车站门口亮着灯光。我们走了进去,在侯车室里有一排木连椅空着,我们仨人坐上去相互依靠着,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突然有人揪着我的耳朵大声说:“快醒醒,起来,起来!”我睁眼一看,耿国芳、耿国秀都已经被两个警察模样的人拉了起来,低头揉着眼睛。一个警察说:“可能就是这三个小孩儿,快给师部保卫科打电话,说小孩儿找到了。” 不一会儿一辆军用吉普车开到了长途汽车站门前,耿国芳的爸爸先进来了,后边是我爸爸。一个警察说:“两位首长,我跟你们提个要求,孩子回家后怎么教育都行,但绝不能动手打孩子。” 耿叔叔和我爸爸满口答应,就这样我们回了家。到家后,我哭着把不敢上学的原因说给了父母亲。

 

                                             难忘恩师

童年记忆之四----在日照的岁月 - 老山兰 - xurui12002的博客       我又被送进了学校,低头走进教室,忐忑不安地刚坐到座位上,一位中年男老师来到我跟前和蔼地对我说:“你把书包带上跟我来一下。” 我跟他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他是三年级教研组长王老师),他让我先把语文课本打开,问我学到哪里了,我告诉他新课本还没开始学呢。他又拿着我的算术课本翻着,让我看其中一课的例题,问我会做吗?见我不会他就一边倒着一课一课地翻,一边仔细地询问着我。当他倒着翻到其中的一课时,例题我会做了,他又变换形式出了几道题,我又熟练地都做对了。王老师点了点头,慈祥地看着我,拍拍我的肩膀说:“你的情况我知道了,这样吧,以后每天下午你到我办公室来,我单独给你补课。” 听了王老师的话,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不由得抽泣起来。

       王老师给我补课循循善诱、印象深刻,他让我在上午同学们上体育课时留在教室做他给我留的语文作业。每天下午补完算术课后,他都在一旁看着我做算术题,随时给我讲解纠正。时间不长我的课程就都赶上去了,这天王老师对我说:“你现在的学习进度和班里其他同学一致了,回到班里上课吧,你记住一点,老师提问时如果你会一定要举手,如果你没有把握千万别举手。” 我记住了王老师的话。

       回到班里,我发现王老师教我们的算术了。今天讲新课,刚讲完王老师就在黑板上出了一道题,转过身来说:“哪位同学上来用今天讲的新法来演算这道题?” 因为这堂课我听得很明白,就毫不犹豫举起手来,王老师马上就喊我的名字。当我胸有成竹顺利做完这道题时,我看见王老师满意的表情,他让我接着站在讲台上,面对全班同学讲解,这道题为什么能用不同的方法来演算。当我圆满地解答完毕时,王老师说:“同学们,徐瑞华同学做的好不好?” 全班同学齐声说:“好!” 王老师接着说:“鼓掌!” 在一片掌声中我自豪地走向座位。下课了,同学们围在我的面前,这个说:“走,跟我们一块玩扔沙包去!” 那个说:“走,跟我们一块拾宝骨去(玩石子)!” 我的心情轻松愉悦起来,从此我的学习走向了正规,在班里的学习成绩一直处在中上等水平。

       敬爱的王老师,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您!

                                   经历困难时期

       1960、61、62年,只要是从这三年走过来的中国人对那时的生活状况都会留下深刻的记忆。虽然我生活在部队营房,条件比农村好的多,但是从1960年开始,营房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我父亲和其他的军官一样,早上出操少了,他们利用早操时间拿着工具到营房周围边边角角的空地上开荒种地,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他们挥汗如雨的身影。你看吧,操场边上、道路的两旁、墙根下、公共厕所的周围都种上了各种粮食作物和蔬菜。厕所几乎无人用了,各家都自备了马桶。每天一大早,大人们提着自家的一大桶人粪尿,半弓着腰,叉开双腿一步一荡地朝自家的小自留地去施肥,早饭前后满营区都弥漫在人粪尿的气味中,半天才散去。

       我家西边有一块师部警通连的菜地,种的萝卜收获时战士们只要萝卜,萝卜缨子就丢弃在地里,我母亲就把萝卜缨子捡回家来,晾晒在房前房后。随军家属虽然吃的是国库粮,但供应标准减少了,每个月二斤白面,其余的全是地瓜干,逢年过节供应一点黄豆。军人服务社里商品也不象以前那样丰富了,付食品除了盐以外,几乎什么都限量。有一天一位阿姨对我母亲说:“刘大姐,服务社新来酱油和豆腐卤还有豆瓣酱了,赶快去买,晚了就买不着了。”

       我每天上午带的午饭和其他同学一样,是地瓜干煎饼。我渐渐发现同学们不带煎饼了,午饭换成了“扣饽饽,” 什么味?我没见过,更没吃过。我用煎饼和同学换了一个,一尝,唉哟!满嘴沙沙做响的碎渣子,除了一点咸味以外,什么味也没有。任你怎么嚼,这满口的碎渣子仍然在口中沙沙做响,下咽时嗓子眼像被带着棱角的粗沙粒划过一样的感觉。原来“扣饽饽”是用谷糠和地瓜秧子碾碎加上一点盐再掺少量的榆树皮粉(起粘合作用)加水拌湿,抓一把放在碗里压成形后倒扣在笼屉上,蒸熟后小心地拿起包好,拿到学校当午饭,家里人吃的还舍不得放榆树皮呢。

       一天,一位同学对我说:“俺大大(爸爸)会掌鞋,你家有需要掌的鞋拿来给你掌,但我想求你个事,” 我说:“什么事?”他说:“你们营房北边厕所后面有一颗大榆树,你给俺弄点榆树皮行不?营房里有站岗的,俺进不去,要是有了榆树皮,俺娘就能给俺做扣饽饽上学带饭吃。” 看着他真诚祈求的目光,我答应了(我没让他家帮着掌鞋)。

       等到晚上天黑了,我叫上弟弟,拿着菜刀砍开榆树外层的老皮后,剥了一书包的榆树皮。第二天交给他时被别的同学看见了,也都求我给弄点榆树皮,并且说老皮也别糟蹋了,也一样能用。我看见同学们面黄肌瘦,期待的目光,心中不是滋味,把心一横全答应了。没几天那棵大榆树的皮从上边到我够不着为止,下边到紧贴着地皮的部位都被我和弟弟晚上悄悄的剥了个精光!露出了白白亮亮的树干,像一个人被脱光了衣服,裸体站立在那里,由于失去了树皮不能输送养分,上边的枝叶很快也都枯萎了。

       一天,在上学的路上,一个伙伴对我说:“你知道不,营房里进来坏人搞破坏了,北边的大榆树被人故意弄死了,保卫科还要查这事呢。” 我听了,吓得心里怦怦直跳,腿都有点软了,心想先别吭声,走一步算一步吧,万不得已时再告诉父母,庆幸的是这件事以后不了了之了。

                                             告别童年

       冬去春来大地复苏。像走过黑暗的黎明、像久旱逢雨的禾苗、又像是枯木逢春,人们从大饥荒的阴霾中走出,1963年到了!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切都在发生着明显的变化:首先,营房里的军人们恢复了早操,杂乱无章的小块地被平整了,营房恢复了整洁有序的原貌。各种物质供应也明显的好了起来,家家户户的餐桌上也丰富多了,同学们的午饭中不见了“扣饽饽”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颜色的煎饼,除地瓜干煎饼外还有红的高粱煎饼,金黄色玉米煎饼,刚收麦子时带的是白色的麦子煎饼。每当午饭时同学们坐在一起各自打开小布包,互相展现着交换着吃,欢声笑语溢满教室。

       老师说:“你们是毕业班了,是全校的大哥哥大姐姐,各方面要作出好的样子,要起到表率作用。” 同学们相互看看,还有各别的男同学伸伸舌头做个鬼脸。为迎接中考学习更紧张了,老师带领我们进行总复习,经常是下课铃已响了,老师还在继续讲课,放学时间到了,老师仍陪在教室里迟迟不愿离开,就像一个牧羊人爱护他的羊群一样不让一只羔羊掉队。

       这一时期学习雷锋的活动在校园里轰轰烈烈开展起来,同学们争相做好人好事,经常是,教室被悄悄地打扫干净玻璃被擦得锃亮------。

       这一时期,学校经常举办学习雷锋心得交流会,能在会上发言是一种荣耀。有时还把毕业班集合起来,由政治老师给我们讲述长篇小说《红岩》、《苦菜花》、《青春之歌》,书中英模人物的英雄事迹激励得我们心潮澎湃,校园里随处都能听到同学们唱着新学的歌曲:“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爱憎分明不忘本,立场坚定斗志昂------。” 那是一个积极向上的,火热火红年代!

       就要毕业了,猛然间发现我们都长高了、长大了。啊!日照城关完小,在这里,我渡过了小学阶段关键的四年,奠定了我人生成长的基础。“日照城关完小”——我亲爱的母校,我永远怀念您!

  评论这张
 
阅读(1307)|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