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rui12002的博客

 
 
 

日志

 
 

(40)-----------怀念母亲,  

2012-03-12 19:0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凡人间的每一条生命,都来自他的母亲。十月怀胎腹中孕育,一朝分娩撕心裂肺!用生命做担保迎接来她的孩子。这,就是母亲!就是亲娘!母亲离开我们九年了,每当想起母亲,我不禁泪如泉涌,一声呼喊自心底发出:娘啊!我想你!

       我的母亲属猴,1920年农历218日出生在江苏丰县李寨乡小毛楼村。这是一个不大的村庄,全村人都姓刘。据记载,刘家祖籍在江苏高邮州。清朝年间作为朝廷命官(负责治理水患的)来到丰县的大沙河畔住了下来,其后代也就在这里休养生息繁衍,日久便形成了村庄,到我母亲出生为止是第七代。母亲在她娘家排行老大,她的出生给刘家带来莫大的欢乐。她长的漂亮,自小聪明伶俐,到了九岁,我姥姥才有了我大舅,所以家人对她疼爱有加。母亲勤劳善良,心灵手巧,才九岁就自己学着给我大舅做了一双小鞋,穿到脚上正合适!她纺线织布缝衣服、做鞋绣花样样行。她的女红手工在村里村外是出了名的,她剪的纸花在集上出售是抢手货-----                                                                                       
       
天有不测风云,1938年日本鬼子大举进攻中国,丰县也和全国一样处在兵荒马乱的水深火热之中。到处人心惶惶、举家外出逃难跑反,躲避日本鬼子的烧杀抢掠。媳妇、姑娘们的脸上都故意抹上锅底灰,穿上破烂脏旧衣服。谁家有大姑娘都迫不及待的嫁出去以防不测。就是在这样特殊的形势下十八岁的母亲匆忙出嫁,来到了丰县华山乡大史楼村的徐家。

       这是怎样一个家庭啊!来到后才知道,我的父亲才十四岁,他自幼丧母,在大沙河畔割草放羊苦水里泡大。三个月前,我爷爷刚刚娶了后奶奶(也是因为战乱躲避日本鬼子经人再三动员女方迫切匆忙嫁过来的。)。家境一贫如洗!那年代婚姻是父母包办,到了正式迎娶过门夫妻双方才第一次看到对方的面容。新婚之夜,白天穿的新衣服是借的还给人家了,被褥是借的,天黑之前就让人家拿走了。一张旧床上铺的是麦瓤(麦秸压软)盖得是我老奶奶(父亲的奶奶)留下的一床破旧棉絮(没有被里被面)。第二天一早父亲照旧外出割草放羊下地干活,新婚的母亲做好早饭来到爷爷奶奶房前,分明看见后奶奶站在里间屋里的窗台前照着镜子在梳头,便喊道:娘,吃饭了!” 连喊了两声见后奶奶没反应,就加大声音又喊:娘,吃饭吧!” 后奶奶这才端着婆婆架子迈步去吃饭。母亲早饭没吃急忙赶回到姥姥家、又到几家亲戚家凑齐了一大包棉花准备回来纺线织布做被子。当母亲扛着棉花气喘吁吁的回到婆家,已是傍晚时分。一进门就听见后奶奶大声训斥道:“还有王法吗?刚娶进门就偷着往娘家跑,跟谁说了?谁准许你走的!” 见此情景,我爷爷和我父亲甚感为难摇头叹气。没想到这年轻的后奶奶不是个善茬子! 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最难的是我父亲,才十四岁,夹在中间难以处理这后奶奶挑起的一波又一波琐碎的家庭矛盾。我母亲过门不到半 年时间,父亲就在本村地下党员王志谦的引领下离开家乡投奔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去了。父亲走后,母亲的日子更艰难了------

       1942年是抗日战争最残酷的时期,环境的恶劣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范围。父亲当八路军的消息在家乡是家喻户晓!三股力量在丰县敌对斗争:1、国民党的顽固派(汉奸,丰县老百姓称顽固军2、日本鬼子、3抗日的共产党八路军。当时统治丰县华山的汉奸头目人称耿聋子刚上台十分嚣张,扬言十天之内踏平丰县彻底消灭八路军。我父亲所在的八路军抗联湖西大队与敌人浴血奋战,他们在前线吃了败仗疯狂报复,在统占区到处搜查缉拿残害八路军家属。这天,母亲一听到消息就立即抱起未满一百天的孩子(我大姐)就往村外野地有高粱棵的地方跑去。在高粱地里躲了一天一夜没吃没喝没奶水,孩子饿的已经哭不出声了。听听外面没有枪声了,才敢试探着往外伸头,抱着孩子趁着月色深一脚浅一脚的偷偷往家走。到了村头,看见新挖了一个大坑上面盖着新土,母亲心中犯着疑惑赶到了家。刚进门,后奶奶惊恐地说:你咋还敢回来啊!今天下午在村头刚刚活埋了八路家属大人小孩共十一个人,现在正指名抓你呢!母亲听了,忙拿起葫芦水瓢从水缸里舀了满满一瓢凉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肚,又顺手撕下一块旧粗布包了几个家中现有的野菜杂面窝窝头,抱起孩子又匆匆离家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往哪里去啊?母亲盘算着,走亲戚?不行!八路的家属谁敢留啊,收留八路家属要杀头的!回娘家,更不行!当时统治李寨小毛楼的汉奸头目叫穆北仁,他早就放出风来,一旦我母亲回娘家,逮住格杀勿论!想到这,不寒而栗!这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23岁的母亲伤心之极,真想跳进大沙河一死了之!看看怀抱中的孩子,眼前一亮:反正横竖是个死,找她爹去!找八路军去!兴许能有条活路。

       孤单一人抱着吃奶的孩子,躲避着汉奸和日本鬼子,在敌统战区想找到八路军,谈何容易!八路军在哪里?母亲只知道父亲所在的部队叫湖西抗联湖西?可能是微山湖的西边,对!就朝着微山湖西边的方向走!不敢走大路,田间小道河多桥少,抱着孩子趟水过河,水有深有浅,遇到齐胸的深水就把孩子顶在头上,饿了吃口野菜窝窝头,渴了喝口路边河沟里的水。腿脚没停走了一整天,(幸亏母亲从小没裹脚走路方便)估计快到湖区了,母亲打听到前面村里刚住进八路军,精疲力尽的母亲像注进了兴奋剂一样,又强打起精神抱着孩子向前走去------。当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见到父亲时,母亲怀抱中的孩子(我大姐)已经奄奄一息了。
       
劫后余生的母亲从此跟随部队,在那极其艰苦的战争年代颠沛流离,舍不得离开部队一天,为战士们缝补衣服照料伤员,组织家属支前。1948年淮海战役打响,家属队的支前任务更加艰巨紧张,她们挑灯夜战赶制军鞋,成捆成打装车冒着危险及时送往前线。那时我母亲又有了一个男孩,由于生活艰辛劳累紧张,他躺着快一岁了几乎没有时间抱过他。由于母亲一心扑在支前上,对孩子疏于照料,一天他自己光着屁股爬到了冰凉的泥地上,到了晚上母亲忙完送军鞋的活进屋发现时,只见他趴在地上满嘴是泥已经不知道哭了-----他生病发烧拉稀病情很重,临时找了个乡村中医看了看,喂了药不大一会儿就不行了。见此情况赶紧告诉父亲,找到那医生家一打听才知道那是个坏人故意下的毒!此人闻风早已跑掉了。这件事对我母亲精神刺激最大,在以后的任何时间里,只要一提起这件事母亲总会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解放后母亲一直跟随父亲在部队陆续有了我们兄妹四人。她勤俭持家相夫教子,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由于母亲心灵手巧,有裁剪做衣服的好手艺,在我的记忆里,无论我家搬到哪里,很快都成了周围邻里的义务裁缝铺。有时看到邻居做衣服有困难还挤出时间亲手做好让我送去。1960年前后我家住日照26师部营房,我在县“城关完小”上小学,每天中午带饭在学校吃。当母亲从我口中得知农村的同学们家中吃糠咽菜都快带不起午饭了的时候,她每天早上故意多做“小豆腐”让我带上分给同学们吃。(“小豆腐”日照也叫“豆沫子”是用萝卜缨子切碎加点豆面和盐煮熟做成的,在那大饥荒年代我家也不宽裕)。1965年我家随父亲工作调动搬到徐州68军大马路家属院,(半年后父亲一人又调往了大西北戈壁滩的施工部队)离丰县农村老家近了。那年月城乡差别很大农村很苦,男劳力干一天的工分才两三毛钱。当老家亲戚得知我家来到徐州,父亲又是个挣钱的军官,于是,各路亲戚纷纷来到我家,有“借”钱的(有去无回)有拉着平车送病人到88医院看病的(吃住在我家,再向我母亲"借"钱看病)无论谁来,母亲都是尽力相帮倾其所有。每当亲戚走后,我家就每天吃咸菜喝白水干吃饭,就这样还是借的四邻都是债。为此,母亲到68军家属服装店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再苦再累再难也不亏待乡下亲戚。母亲平时经常教育我们人不能忘本,不能势利眼,扑实善良是做人的底线。                    1970年母亲被父亲接到甘肃武威,结束了父母多年分居的状况。到1982年随父亲离休又回到了徐州。母亲晚年仍保持扑实宽厚待人、勤劳善良乐善好施的秉性。在干休所,无论是干部战士、还是离休老干部和家属阿姨们,绝大多数人的鞋里都垫着我母亲亲手做的鞋垫,如今,我最亲爱的母亲离开我们了,干休所的工作人员战友们,离休的叔叔阿姨们,那鞋垫你们还垫着吗?------

     我仰望蓝天做纸,我倾大海之水做墨,写不尽我对母亲的无限热爱、无限敬仰、无限怀念!让我再喊你一声:娘啊!我想你!!! 

  评论这张
 
阅读(1159)| 评论(3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